— 正正得腐 —

放在角落的糖。

Yassine:

CH.8

「喂?绫吗?知道啦知道啦,酱油我都已经买啦。」挂了电话的笠松深深地吸了一口气...觉得今天像是被雾霾笼罩着一样。一点都透不过气啊,无论是对绫,还是那个后辈..
「哼,已经好到同居了吗?」站在商铺在的黄濑也不想想是谁刚才誓死不屈,不肯去追。
「嗬!吓死我了。」笠松一转头过去就发现自己被阴影覆盖着,高出笠松一个多头的黄濑正表情阴郁地盯着自己。
「呃...你怎么来了?」
「...」
「黑子他们呢?」
「...」
黄濑对笠松的问题显然是毫无兴趣,也不想回答。
「那我走了...」
「你试试走!」黄濑狠狠地扯住笠松的手臂,力度大到似乎不受控制。
而笠松的火气也渐渐被黄濑逼了出来。
「那你到底要干嘛?从刚才你就没给我看过好脸色。你现在赶紧放手!」
「...」
笠松用力地挣开了黄濑的纠缠。狠狠瞪了一眼黄濑,随即扭头就走了。

◊◊◊

黄昏的时候总会有些该死的蚊子在头上打转。
「所以你到底要干嘛!」笠松最终还是爆发了。对于一个不给自己看好脸色,还没礼貌,还死跟着自己的人,会有什么好态度,又能有什么好态度?
黄濑趁着河堤旁没什么人。「你跟她同居了吗?」
「哈?谁啊?」
「高木绫。」
不出意外,笠松的脸果然红了。「什么啊!」
「黄濑,我觉得你最近有点不正常,不知道因为什么。算我自作多情,我总觉得是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,可是我实在想不出。呵,可能是因为我整个人都惹你讨厌吧。要是你真的不喜欢我,我会尽量少出现在你面前,又或者....」笠松认真地跟黄濑讲道理。
道理什么的,在这种时候有什么卵用。
「我问你,她跟你同居了吗?」
笠松看着他认真严肃的样子。想一把向前捏住他的脸,让他清醒一下。没想到刚要举手,手腕就被抓住了。
「....!」
「回答我问题,我现在没有开玩笑!」
「没有,我没有跟她同居。」说出同居这两个字的时候笠松还不好意思地瞄了瞄旁边的草地。
「望着我!」
「....,你今天太奇怪了,要不要去坐下来冷静一下?」
「不用了!前辈好好得回答我的问题就够了!」
笠松再怎么迟钝也能感受到黄濑的怒气,没办法,总不能在这个时候揍他吧,到时候说不定吃亏的是自己,平时要不是黄濑耐得住打,不太容易生气,要不然自己早就遭殃了。笠松快速得权衡了一下局势,很明显是自己处于弱势,非常不甘愿地妥协了。
「....嗯」
「上个星期的短信为什么不回复我?」
「上个星期?什么时候?」
黄濑掏出手机,翻出当天的短信。
「...有这回事?」笠松仔细地回想那天的自己。
正当黄濑正要生气的时候。
「噢!那天啊,本来想给你回的,可是太累了就睡着了。」
「可是隔天你不会给我回复吗?」
「上个星期忙死了,乐队的事,学校的事,学生会的事,还有各种活动。一忙起来什么都忘记了。」黄濑看着笠松他对自己的疏忽(?)而作出解释,连带望着笠松的眼神也稍微柔和了一点。
「不然你以为我的包扎技术是从哪里学来的?」笠松的反问杀了个黄濑措手不及。直勾勾的眼神明明没有一点勾引的意思,在黄濑看来却充满妩媚感,差点就酥了。
「呃....咳咳...」
...
「问完了吗?放开我。」
「没,没有。」
「你,是不是在跟....跟高木绫...」黄濑的声音越说越小,蚊子一样的声音,这个世界上能听到黄濑说话的就只有他自己。
「哈?你快点问,一个大男人磨磨唧唧的。」
「我.....我能到前辈家吃饭吗?(˶‾᷄ ⁻̫ ‾᷅˵)」一下子变回正常(?)的黄濑,让笠松愣是把自己的舌头咬到了。
「为什么?」防备的眼神实在让黄濑很伤心。
「我就是想,好嘛,前辈。ヘ(;´Д`ヘ)」
本来想拒绝黄濑的,可是今天他的表现实在让自己担心。还有,他一声前辈叫得笠松心情大好。
「拿着。」
「噢...噢。」黄濑接过笠松递来的酱油。
「喂,妈妈吗?我有一个朋友到家吃饭。....,嗯,麻烦你了,嗯。好的,回家见。」
「走吧,笨蛋黄濑。」
「前辈,真....真的吗?我真的可以到你家吃饭? (*≧▽≦) 」
「不,假的,刚才我只是骗骗你。」
...
「( ‾᷄꒫‾᷅ )怎么可以这样....」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,再也让笠松忍不住大笑出声了。
「哈哈哈,果然是蠢黄濑。走啦,预了你饭了已经。」
笠松拨乱了黄濑的发型,「真是一个"乱糟糟"的人。」

◊◊◊

「干嘛啊?快走啊。」
「果然前辈还是对我最好了。✺◟(∗❛ัᴗ❛ั∗)◞✺」
「你赶紧给我放开!」
...
终究还是谁都没看见,黄濑那被世界遗弃的眼神。

评论
热度(6)
  1. 正正得腐谈欲赢 转载了此文字